• <s id="aggo6"><center id="aggo6"></center></s>
    <strong id="aggo6"></strong>
  • <kbd id="aggo6"></kbd>
  • 所在位置:佳釀網 > 酒業評論 >

    從市盈率來看中國酒的“探花之爭”

    2022-06-16 08:14  中國酒業新聞  佳釀網  字號:【】【】【】  參與評論  閱讀:

    中國酒行業總是有許多排名,現在最大的熱點就是白酒“探花之爭”,網上相關的文章已經有許多內容,包括從品牌歷史,產品結構,市場表現,利潤規模與價格管理等多個角度。

    大家都說資本是最敏感的,我們今天就從市盈率的角度來說一下洋河、老窖、汾酒三家已經上市的公司哪家最有機會占位“行業探花”!

    簡單科普一下,市盈率是某種股票每股市價與每股盈利的比率,簡單來說,就是你買股票錢的回本時間!

    從發展的角度來看,增速對于市盈率具有核心的影響,道理也很簡單,一個企業的增速越高,那么未來回本的時間越短,市盈率偏高也可以接受;其次就是行業地位,很明顯,具有壟斷優勢(市場/品類)的頭部酒企肯定市盈率可以高一些,因為他的增長確定性概率更大,也就是發展的更穩,抗風險能力強;再次就是增長空間影響市盈率,如果企業在一個有發展前景的市場,那么無疑,它的市盈率可以高一些,因為企業未來發展增長的潛能更大。

    截止6月15日,老窖股價218.3元/股,市值3212.5億元,靜態市盈率40,動態市盈率28;洋河掛價168.6元/股,市值2540.2億元,靜態市盈率34,動態市盈率為12.7;汾酒股價286元/股,市值3489.5億元,靜態市盈率66,動態市盈率為24。

    靜態市盈率(總市值/上年凈利潤)汾酒最高,老窖次之,洋河最低;動態市盈率(總市值/一季報利潤*4),老窖最高,汾酒次之,洋河最低……

    大家都知道,一季度是中國白酒的銷售旺季,往往盈利都是高于年均水平的,而且考慮到今年疫情的特殊影響,所以目前三家的動態市盈率理論上都是偏高的,而以去年為基準的靜態市盈率,我們可以看的出來,老窖與汾酒在市值差不多的情況下,汾酒的靜態市盈遠高于老窖,而洋河無論是股價還是市盈率,實際上都比兩家要低一些,特別是與汾酒相比,洋河的靜態與動態市盈率都只有汾酒的一半!

    這樣看,是不是意味著洋河的增長預期最佳,最有投資潛力呢?實際情況可能比較復雜!

    2021年,洋河股份實現營業收入253.5億元,同比增長20.14%;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75.08億元,同比增長0.34%;2021年,瀘州老窖實現營業總收入203.84億元,同比增加22.4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78.49億元,同比增加30.7%。山西汾酒2021年度營業總收入199.71億元,同比增長42.75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3.14億元,同比增長72.56%。

    2022年洋河一季報實現營業收入130.26億元,同比增長23.82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49.85億元,同比增長29.07%;瀘州老窖2022年一季度營收為63.12億元,同比增長26.15%;凈利潤為28.76億元,同比增長32.72%。2022年汾酒第一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05.3億元,同比增長43.62%;歸母凈利潤37.1億元,同比增長70.03%。

    今年一季度,老窖與洋河增速差距不大,但是銷量卻差了將近67個億,汾酒今年一季度更是達到了恐怖的70%增速,是洋河與老窖的兩倍!并且洋河與汾酒今年一季度都突破了100億,這是一個非?捎^的數據!

    結合上表,以及目前的三家的股價、市盈率表現,我們能夠得出幾個結論:

    結論一:汾酒較高的市盈率是市場對于汾酒“高增速、結構升級,清香發展”有較高預期所致。

    汾酒的高增長來源于華北、西北市場的“存量擠壓增長”,華東、華南市場的“區域擴張增量”,以及青花汾、玻汾的“價格升級”,背后的主要題材是“名酒復興”與“清香崛起”,最大的風險是新管理層對于原有戰略的堅持與執行,總體來看,汾酒的市場預期較高,增長的確定性較強,但是需要警惕的是,高速增長背后的價格剛性,價盤控制是汾酒能夠進入業三甲的最大考驗!

    結論二:老窖雖然表現良好,但是受限于去年與今年一季度表現,市場對于老窖未來規模與利潤增長分歧較大。

    老窖的增長主要得益于本身全國性市場的存量優勢,以及國窖在次高端市場的縱深發展,雖然特曲、窖齡等產品在全國性市場表現良好,但是國窖背后缺乏新題材支撐,特別是在未來增量方面缺乏主力大單品,作為一個綜合性酒企,無論是從產品結構升級的持續性,還是全國性市場的開發進度,市場對于國窖的認知比較保守,老窖起碼在想象空間層面要回三甲還是非常困難的,除非有新的本質性的突破!(有部分專業人士甚至認為老窖應該砍掉所有產品,只保留國窖與特曲兩個品牌),老窖的市盈率可能更像是一家求穩的企業應有的表現,因此導致市場一直關注度比較低。

    結論三:洋河正在扭轉“增收不增利”的情況,但是市場對于其未來規模與利潤的增量空間普遍比較謹慎。

    洋河的增長來源于省內外市場的企穩反彈,夢6+為代表的夢之藍逐步站穩次高端市場,同時蘇酒、雙溝等品牌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匯量增長,洋河的最大挑戰是面臨著一線名酒(茅臺、五糧液、國窖、劍南春)、汾酒、郎酒、醬酒的擠壓蠶食,以及今世緣、古井、迎駕等在多個價格帶的滲透,目前來看,跨區域優勢不明顯的洋河,規模增量有限,增長方向只有從利潤結構上突破,但是華東市場不斷提高的競爭門檻可能進一步降低其利潤空間。這可能解釋了雖然洋河的市盈率不錯,但是資本市場缺乏相應的熱情。

    附言:白酒三甲之爭,從目前來看,不僅是洋河、老窖、汾酒,入圍選手還是有劍南春,五年內的潛力股還有郎酒、習酒、古井,由于沒有數據,這里不做表述。

    本文不代表任何投資建議,并且市盈率受到的限制條件較多,因此只是一家之言,本著酒壯慫人膽的原則,說幾句酒話,酒醒就忘,特此申明!(原標題:從市盈率來看中國酒的“探花之爭”)

      關鍵詞:瀘州老窖 汾酒 洋河  來源:老蔡酒話  蔡學飛
      商業信息
      田淑芬肥不流别人田全文阅读
    • <s id="aggo6"><center id="aggo6"></center></s>
      <strong id="aggo6"></strong>
    • <kbd id="aggo6"></kbd>